在最新一期的《啡谈不可》播客节目中,播客主持人 Brigid 和Shelby与 CSOFT 华也生命科学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葉雪泥和安进公司亚太地区医疗部门副总裁兼地区主管Victoria Elegant教授全球医疗事务的未来进行了讨论

那么,什么是医疗事务呢? 全球医疗事务团队负责将信息从制药公司传播给医疗服务提供者,并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新技术和新疗法的普及。因此,通过跨文化合作创新来提高全球整体健康水平是医疗事务团队的一个重要目标。

新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为推进医疗事务做出了巨大贡献。创新技术使医疗事务团队能够与医疗服务提供者建立紧密的联系,并根据收到的反馈,定制合适的产品及服务。此外,数字推广和虚拟技术,如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Hololens和全息图技术,以及远程医疗和teletrials,增加了医疗事务团队的教育和培训机会,还有助于优化跨国界的患者护理水平。以患者为中心的护理对于改善全球医疗至关重要,未来,医疗事务团队会越来越多地与患者协会合作,加强医疗机构与患者的沟通。Elegant教授指出,全球医疗事务的未来需要“将合适的药物以正确的方式送达到正确的患者手中。”

CSOFT:您谈到了制药公司和监管机构如何快速适应药物开发流程,特别是在全球疫苗的研发和分销过程中,因为这些流程通常至少需要 10 年以上的时间才完成。这对药物发展的未来,特别是从全球医疗事务的角度来看,将带来什么样的挑战?

Elegant教授:主要的挑战将是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思维模式、重新设计速度流程、与外部利益相关者,特别是监管机构密切合作确保满足需求。此外,我们需要更多地考虑患者的需求和观点,才能确保开发出适合患者使用的药物。医疗事务在整个开发过程中扮演着信息交流的角色,因此,确保反馈信息及时传递回研发团队并快速应用是非常重要的。

CSOFT:您强调了全球医疗团队应与患者协会和患者倡导团体进行更多合作,您能否详细说明这一点,并举例说明与患者协会协调将增强患者参与全球临床试验和临床研究的能力?

Elegant教授:在治疗领域,例如银屑病或哮喘,有客观的测量方法,但这几年也有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参考患者报告的结果。医生对患者需求的认知与患者和护理者需求之间的诉求通常是不同的。当在设计临床试验的早期阶段引入患者/患者组时,我们发现该试验招募速度很快,因此完成得更早,修改更少,并且提高了患者保留率。但当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现在要求患者在临床试验之前、中和后期都提供相关信息时,试验就变得越来越复杂,患者的意见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CSOFT:您指出,下一代全球医疗事务的使命应该是与外部利益相关者合作,改善患者结果,提高护理水平。此外,在发表于医学专业协会的《在COVID-19期间重新构想科学参与一文中,它强调制药公司和医疗专业人员需要团结起来,将注意力扩大到患者的教育上。您认为教育在未来的药物开发和改善患者结果方面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呢?

Elegant教授:教育是很有必要的,它可以确保参与开发过程的人(内部和外部)充分了解治疗领域、过程和目标,以便提高和加快试验速度,为患者提供更多药物。

CSOFT:我们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新冠疫情加速了技术在行业内的应用,包括全球临床试验和研究。您能否提供一些案例,跟我们说说人工智能、虚拟技术以及机器学习是如何支持分散的临床试验和研究的?

Elegant教授:澳大利亚赞助了一个远程试验计划,利用可穿戴设备,如患者偏头痛监测、心房颤动等,允许大量数据收集,然后快速分析,可以有效地执行远程试验。人工智能还应用在CT扫描,X光的技术诊断中,如乳腺癌,骨质疏松等。

CSOFT:刚刚您谈到了亚洲临床试验的成本如何并不是亚洲进行越来越多的临床试验的真正原因,那么这种现象背后的主要驱动因素是什么呢?这种趋势是由监管机构推动的,还是满足将不同患者群体纳入试验的需要?

Elegant教授:鉴于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有收集当地数据的法律要求,还有亚洲人口的药物在疗效和安全性上可能与白种人有些差异,因此为了在这些司法管辖区注册药物,就必须进行试验,因此,这一趋势是由监管机构推动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亚洲拥有世界人口的50%,所以还需要增加临床试验的多样性,特别是确保亚洲数据集的重要性。

CSOFT:我们看到拉丁美洲和全球其他地区的临床试验也在增加,您能否详细介绍一下全球临床试验市场的变化?

Elegant教授:以前临床试验总在美国欧洲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进行,因为监管机构比较熟悉这些地区的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经验丰富,具有必要的基础设施。但随着试验需求越来越多,试验所需的患者数量也越来越多,为了更好,更客观的进行临床试验,不少组织也开始转向全球其他地区进行试验。

请单击此处收听本集节目。更多精彩,敬请期待CSOFT生命科学 8 月啡谈不可节目。